改造公部門美學!《美學CEO》吳漢中用設計創造世代對話

別有洞天 小說
熊猫侠齐天

「長久以來創意人很怕與政府打交道。」曾擔任2019浪漫臺三線藝術季設計總監、2018臺中世界花博設計長的吳漢中,畢業於臺大城鄉所,讓他對社會觀察、城市公共議題極爲熟悉。他認爲,不管是從小的工作室、大企業、到辦一個大型藝術季活動及執行組織,都該發展出適合自己的一套「管理創意哲學」,他認爲,不管是從小的工作室、大企業、到辦一個大型藝術季活動及執行組織,都該發展出適合自己的一套「管理創意哲學」。在美國杜克大學商學院MBA的訓練時,和默爾曼教授(Christine Moorman)共同研究編寫了《美學CEO》一書,幾乎把所有企業創新個案重新爬梳,整理出用設計啓動變革的法則。

造勢提趙少康離開藍營仍與他聯手 侯友宜:是否代表國民黨在改變

2018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由豪華朗機工、市府與在地12個團隊共同打造的作品「聆聽花開的聲音」。 圖/取自2018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臉書專頁

但吳漢中人生沒預料到的,竟是在最複雜難搞的公部門,把這一套設計創新法則給落實了。愈困難的系統創新,愈需要組織的設計與變革,如同愈複雜的國際級博覽會與藝術季籌備,愈需要策展架構與組織的設計,吳漢中便在後來協助的策劃中,擔任「以美學改變組織文化」的推動角色,企圖催生出最佳結果,「在臺中花博覽會以前,大型策展幾乎沒有設計長這樣的角色。」但在看到花博能高度整合出世界級臺灣創意後,這樣子的角色大家就能理解且願意去嘗試。

同樣的,他爲「臺鐵新觀光列車設計案」找來批評最兇的意見領袖們,由他們與臺鐵員工共同合作,當服務二、三十年的老員工爲最後結果感到驕傲,也是他認爲自己擔任此工作最重要的一刻。「臺鐵可以,沒有人不行。臺灣這三、五年做的創意改變,選在最艱難的地方做,這些活力也應該對商界帶來很大的刺激。」當保守政府官僚的場域可以被改變時,那企業呢?

「浪漫臺三線」則是跨縣市150公里的綿密設計,和政府官員、地方政府接軌、設計師接洽、及組織的設計。很多人喜歡用瀨戶內海藝術祭來對比,後來有機會邀約日本參與者,他們認爲很不同。「差異在我們像是一羣人打羣架、很有系統和默契,比較像是完成一場交響樂,連日本人都很佩服我們可以在策展、視覺設計、廣告等面向一起聯手做改變。」

小寒今天报到 广爱慈善会办桌、送棉被温暖街友

爱海与花火

浪漫臺三線藝術季以以水路、公路、細路轉譯成視覺語彙。 圖/浪漫臺三線藝術季提供

問起他心目中最佳案例,放眼國際他認爲2012年赫爾辛基的「世界設計之都」做得最好,從政府組織有設計長的制度便能感受到極貫徹的意志。此外,「瀨戶內海藝術祭」則透過設計師的創作,帶出文化美感、及當地居民日常的改變;城市節慶又以雪梨每年「Vivid Sydney雪梨燈光藝術節」在海上慶典體驗爲重要案例,「這些藝術活動的共通點就是,把設計和藝術放在很重要的角度。」我們不會比其他國家、城市差,但要有自信去找到我們對美學的日常邏輯,現在臺灣很多展覽仍派出國家代表隊,是因爲我們的創意不夠日常普及,「當每個人都能,那就是我們真正改變的時刻。」

灌籃高手(男兒當入樽、籃球飛人)

郭國文服務處成立新住民挺賴後援會 吸引300人參加

李又汝自曝热爱「鲍鱼塞进嘴里」:觉得自己很有钱

浪漫臺三線藝術季形象視覺。 圖/浪漫臺三線藝術季提供

他再三強調,「一個大型活動的成功是共同創作的結果,而創意總監責是跟着大家一起做創意。」其實就是發展出一羣人、打破不同世代來共同創作的機制、找到彼此的默契和做事方式。從首長改變、組織改變、到第一線設計組織美感的感變、最棒的就是員工也改變,「最高創意管理哲學是找到組織文化改變的創意方式、找到一個合適自己的方式。」他說,這是一個新的打羣架的概念,展現出臺灣最有活力的設計對話。

浪漫臺三線藝術季在總統府前,以柿子爲意象舉辦開幕活動。 圖/左腦創意提供

赵少康小编收到神秘礼物!打开一看惊呆众人 他留言成亮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