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不起國家 黃植誠駕雙座戰機降落福州
全能 學生

空軍在臺東空軍志航基地進行最後一次F-5E/F型戰機公開展演,其中,匪地優(左)、匪空優(右)兩款特別塗裝,爲該型機在臺服役寫下歷史註腳。(郭吉銓攝)

細數國軍飛行員駕機到大陸事件中,對我方傷害最大的,當屬1981年黃植誠駕F-5F雙座機叛逃,當天在戰機後座的學官許秋麟,也差點被挾持到中國大陸,所幸在東引島外海跳傘逃生。

黃植誠1952年生,19歲就以優秀成績畢業於空軍官飛行專修班,他熱愛飛行,勤練技術,受到長官肯定,26歲晉升空軍少校。

接理說,如此平步青雲的軍旅生涯,不應另有二心纔是。然而一個人遭逢突發事故,很可能就徹底改變他的人生觀。資深軍事記者施孝瑋轉述,黃植誠有一次駕駛F-5E進行夜航任務時,突然飛機電路故障,儀表上的照明燈全部熄滅,只能靠着隨身手電筒照明,還好一陣手忙腳亂後仍勉強飛回基地,保住人機。

據說,此事件影響了黃植誠的性格,他覺得人生充滿不可預料,而他之前潔身自愛、不煙不酒不賭不玩,除了工作就是訓練,完全沒有享受,要是當天就死了,實在就太不值得。從此之後,黃植誠個性徹底改變,不良習氣開始沾身,幾乎到放浪形骸的地步。軍方也發覺他性格不穩,不再指派他執行戰備任務,轉而擔任飛行訓練工作,希望他能有所好轉。

澳洲法院錄音資料庫遭駭 部分聽證會紀錄失竊

黃植城叛逃後的照片,F-5F後座已彈射。(圖/網路)

黃植誠不認上級好意,認爲這就代表自己的軍人事業到了盡頭,乾脆一黑到底。1981年8月8日,黃植誠擔任少校考覈官,坐在F-5F戰鬥機的前座,考覈新晉飛行員許秋麟的「儀器駕駛」科目。所謂儀器駕駛就是在不見外邊環境的情況下,完全靠飛機儀表的指示進行飛行,因此後座的透明艙罩會被不透光的帆布罩住。

想要搭載AMG動力的Lotus Emira嗎?那就得比V6車型多花8.5萬訂購!

許秋麟事後回憶,當天起飛時,黃植誠一言不發,非常奇怪,理論上考覈官應該會提醒學官應注意事項。起飛十幾分鍾,黃植誠一直沒有釋放操縱權的意思,這令許秋麟感到大惑不解。後來黃植誠終於說話,卻不是對後座學員,而是喃喃自語「我對不起國家、我對不起空軍」,許秋麟揭開帆布發現,F-5F戰機已在陸地上空飛行,驚覺這是大陸福州上空。許秋麟力勸黃植誠回心轉意,之後兩人達成共識,黃植誠再把戰機飛出外海,在東引島附近,讓許秋麟彈飛離開。

許秋麟彈射後不久,就被趕到海龍蛙兵發現,之後空軍對他進行詳細審問,終於洗刷了共謀叛逃的嫌疑。事後多次有人質疑,F-5F的彈射定序系由後座控制單彈或雙彈,許秋麟當時爲何不將手柄放置雙彈位置,如此便能把前座的黃植誠一起彈射出來?其實這是外界的誤解。當時前座的彈射裝置有自己的安全梢,後座無法控制,許也說:「沒有人問過我這件事。」許秋麟後來官至空軍花蓮佳山基地基訓部上校指揮官,2008年退役。

至於黃植誠,那架失去後座飛行員的F-5F安全降落在福州機場,很快受到中國大陸方面的追捧與歡迎,最終官至大陸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空軍副參謀長,並於1995年晉升空軍少將軍階。那架5361號F-5F,至今仍保存在北京昌平小湯山的航空博物館。

虚空魔境

基泰建設捐政治獻金給民代 媒體人爆建商「真正相挺行情」

蔡壁如穿競選服裝入校!綠營批「為藍白合不計代價」 中市府回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