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論廣場》七人樂隊的香港身影(黑鳥麗子)

《七人樂隊》由香港名導杜琪峰監製。(圖/華映)

赏峡湾遇死劫!美2观光小飞机空中相撞酿5死

由7位大導演合作的香港電影《七人樂隊》,裡面有香港從1950年至今,整整70年的情懷,將種種想說但又不能明說的心情,最終化爲一部在數位化年代卻全由35釐米底片拍攝的電影,向輝煌的香港電影致敬,也向香港輝煌的過去致意。

沼泽里的鱼 小说
王小蠻 小說

7位大導演包括洪金寶、許鞍華、譚家明、袁和平、杜琪峰、林嶺東及徐克,每人觀點不同。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杜琪峰的《遍地黃金》,拍2000年兩男一女在茶餐廳炒股票,不只他們炒,茶餐廳的老闆娘也在炒,精彩對話、趣味轉折加上結尾遇到的SARS風暴,居然也能轉成炒房良機,表現出香港人的炒賣天份。胖胖的徐浩昌表現搶眼,讓10分鐘短片精彩萬分。

而徐克的《深度對話》拍香港未來,則有框框之外的巧思。他讓精神病院裡的醫生與病人對談,數度身分互換,多重翻轉,每個人都覺得對方有病,而且病得不輕,豈知自己也正是觀察對象;在短短的篇幅中諷刺如今香港的處境。而且徐克大開香港電影玩笑,讓男病患自稱是許鞍華,醫生說,可是許鞍華是女的!病患笑說導演就導演,幹嘛要硬說女導演,有哏。

這樣一部串燒式作品,因每位導演風格不同,觀衆會找到自己喜歡與不喜歡的,整體也融合出一種特殊的香港風味。這裡有從頭頂飛過的飛機、旗袍、新嫁娘的裙掛、舞獅、功夫,也有移民、高樓、山水與大會堂。電影完成在2020年,那時香港還不需要戴口罩,人們還可以在街上找尋舊日記憶,觀衆在整整兩年之後看片,真有滄海桑田的感受。

永恆聖王

算算7位導演中,有6位超過70歲,他們過去的作品就像過去的香港,是我們臺灣觀衆非常熟悉的領域。我們看電影、看港劇學廣東話,跟着吃茶餐廳的腸粉,也跟着香港電影看到成龍、洪金寶的童年,看到徐克的武俠世界,看到許鞍華的努力與堅持,看到袁和平、杜琪峰、林嶺東的動作片與精彩警匪世界。但一切轉變太快,就像任達華在《迷路》段落從國外回到香港,竟然連大會堂都找不到,他想找回記憶中有山有水的好地方,卻發現那個地方讓他迷路了。

印象中的香港就是個一直吃、一直買、一直走路、走得很累、走到會哭的現代都會,什麼都擠、天際線充滿了高樓,即使在戶外也讓人有幽閉恐懼症,這麼大的壓力下,是香港電影讓香港變得與衆不同。

還記得看完《重慶森林》那年,我真跑去找尋重慶大樓,還有那中環半山的世界最長手扶梯,也記得小時候看洪金寶、成龍、元彪賀歲片的喜悅,香港的小街窄巷讓人想起《功夫》的九龍城寨以及《花樣年華》讓梁朝偉、張曼玉擦身的樓梯。

7位老導演合拍《七人樂隊》,說想讓香港的電影人團結起來,我真心覺得他們還想幫香港人打氣,告訴他們雖然政治以及疫情的封鎖讓香港很不一樣,但大家心裡還是有一個香港,一個有山有水的好地方。(作者爲作家)

何如芸断开16年豪门婚 曝真实处境惨遭贵妇朋友全面封锁